加为收藏  |  设为首页  |  English  
 
天气预报  万年历
打印
格林伯格:成功的老板尴尬的父亲
2009-10-29  
        就在美国政府出手挽救岌岌可危的AIG时,人们更加关注莫里斯·格林伯格(Maurice R. Greeberg),一个保险业如雷贯耳的名字。作为老板,在他担任美国国际集团(AIG)首席执行官的37年中,公司市值从3亿美元飙升至目前的1730亿美元;作为父亲,他则经历了两个儿子先后从AIG“出走”的尴尬,分道扬镳后相互间业务关系仍纠葛复杂,现在三人执掌的公司一起卷入丑闻中难以抽身

        令人畏惧的首席执行官

        从很多方面来说,莫里斯·格林伯格是典型的第一代商人。他白手起家,痴迷于工作,一周工作大约80到90个小时。格林伯格从小在纽约州附近的农场长大,17岁离家参军。在服兵役的间隙,莫里斯·格林伯格完成了高中和大学课程,并取得了纽约法学院的硕士学位。1952年,在朝鲜战场归来后的第三天,格林伯格敲响了大陆产险公司的大门,8年后加入了美国国际集团。1967年,格林伯格代替公司创始人斯塔尔成为美国国际首席执行官。现年79岁高龄的莫里斯·格林伯格执掌美国国际集团37载,至今没有人能撼动他至高无上的地位。

        美国《财富》周刊称,莫里斯·格林伯格是美国最令人畏惧的首席执行官。他总是营造一种危机气氛;经常对人大喊大叫,尤其是那些显示软弱的人,即使对自己的儿子也不例外。莫里斯·格林伯格对大儿子杰弗里的态度就像对待一个员工,当杰弗里在饭桌上附和父亲的政治观点时,老格林伯格就会当着儿子女友的面毫不客气地讽刺道:“这是我听过的最愚蠢的话。”

        莫里斯·格林伯格的儿子们对父亲这种专制作风反应各不相同。最小的两个仅在美国国际集团做“蜻蜓点水”式的停留就各奔前程,现在一个在纽约搞风险投资,另一个在布鲁克林从医。但大儿子杰弗里和二儿子伊万经历了更为痛苦的过程才离开老格林伯格掌控的轨道。

        即使在杰弗里和伊万为美国国际集团效力期间,老格林伯格从未让儿子们忘记他才是集团最聪明的人。事实上,他对待两个儿子比对其他员工更为严苛。一位与格林伯格家非常熟络的前华尔街分析员说:“在美国国际集团,所有人都是平等的,但是他们比杰弗里和伊万更平等。”

        尴尬的父亲

        在莫里斯·格林伯格眼中,儿子既然在为自己工作,那么工作和家庭之间是没什么清楚界限的。经常是,上一分钟老格林伯格还在对杰弗里发号施令:“那件事到底进展的怎么样了?”下一分钟他就会慈爱地问起小孙子的情况。同事曾经问起杰弗里周末和父亲一起吃饭的滋味如何,杰弗里叹道:“我感觉我应该带上我的律师和会计师。”

        老格林伯格曾经认真考虑把兄弟俩培养成AIG的接班人。上世纪90年代初,华尔街普遍认为大儿子杰弗里是老格林伯格自然而然的接班人。但是在1995年父亲将二儿子伊万提拔到和杰弗里相同的位置时,杰弗里离开了AIG。

        据称,杰弗里离开AIG是因为无法忍受父亲“乖戾的性格和粗暴的管理作风”,无法忍受老格林伯格经常性的当众训斥。而老格林伯格视每一个离开美国国际集团的人为叛徒。老格林伯格的老伴儿科琳娜费尽周折让父子俩握手言和,杰弗里最终还是应该得到了其父一定程度上的尊重的。1996年,杰弗里当选美国最大保险经纪公司马什·麦克里安公司董事长,3年后,成为该公司首席执行官。毕竟,马什公司和美国国际集团的关系远非“蜜里调油”所能形容。瑞士信贷第一波士顿最近坦言:“马什是美国国际的主要生意来源;反过来,美国国际是马什的主要市场。”

        伊万很快发现,杰弗里的离去没有改变任何事情。莫里斯·格林伯格没有任何放权的意思,他依然当着外人的面对伊万咆哮,即使伊万跟着老格林伯格参加商业谈判也说不上话。2000年,伊万也向父亲递交了辞职信。“马什案”前,伊万任百慕大保险行业翘楚ACE公司的总裁兼CEO。

        正因为格林伯格父子三人以及他们领导的公司之间“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自“马什案”露出冰山一角,“格林伯格”就成为曝光率最高的保险业家族。时至今日,这一美国舆论眼中国际保险业内当之无愧的“第一家庭”仍因“马什案”备受煎熬。

        2004年10月14日,美国纽约州总检察官斯皮策正式起诉全球最大的保险经纪商马什·麦克里安公司,随后美国国际集团、ACE公司也随之接受调查。“马什案”如一颗重磅炸弹震动了全球保险业。格林伯格家三位人物与全球保险行业的关系实在是太密切了,理所当然地遭受国际舆论风暴。仅以中国市场而言,与他们有关的保险商就有美国国际集团穴AIG雪旗下友邦保险、ACE在华合资企业华泰保险等等。

        格林伯格父子三人运行的数家保险公司,即使在“马什”事件后遭遇股价大跌,市值总额仍高达1848亿美元,占标准普尔保险类指数市值的40%。金融监管可能让投资市场付出某种代价。在10月14日之后的4个交易日,马什公司股价骤减48%,115亿美元的市值被瞬间卷走;AIG的股价在10月14日当天遭遇自2000年以来的最大下跌幅度,同样作为AIG投资人的莫里斯·格林伯格,个人手中的AIG股票价值当天损失3.04亿美元。

        在10月14日马什公司遭受司法调查之后,从北美到欧洲的国际保险巨头股价全线巨幅下跌,金融界和投资者怀疑,保险行业内可能普遍执行与马什公司同样的游戏规则。不过英国金融监管机构随即在10月15日表示,他们不会开展类似斯皮策那样的金融调查。

        上阵父子兵

        业内人士称,老格林伯格的儿子跟父亲一样举止优雅、善于言辞。但是,在一些细节问题上,儿子明显不如父亲老道。美国《商业周刊》的报道称,杰弗里在“马什案”之初并没有敏感察觉到美国公司治理监管方面的政策变化,更缺乏主动响应,甚至没有认识到司法调查的严重性。报道称,在调查开展初期,杰弗里只派了他的律师威廉去“会见”总检察长斯皮策,这可惹毛了斯皮策。斯皮策回应说:“这家公司的领导并不是我的谈话对象。”

        马什公司做出了迅速反应,杰弗里受调查案影响在2004年10月25日辞职,马什公司在2004年10月26日宣布决定放弃通过“抽成酬金协定”从保险公司获得的收入。2003年,该公司从保险公司处收取的这种有争议的费用为8.45亿美元。马什·麦克里安同纽约州检察长斯皮策今年1月31日宣布,马什公司同意支付8.5亿美元,就有关串通竞标、操纵价格以及使用隐秘奖励费用的指控达成和解。根据和解协议,总部位于纽约的马什公司将在未来4年向受到损害的保单持有人支付和解金。斯皮策表示,该公司将公开道歉,承认其行为“不合法”和“可耻”,并公开承诺进行业务改革。斯皮策说,马什公司支付的罚款是有史以来单一公司的最大退款资金之一,“我们正在为这一行业树立新的道德标准”。

        伊万麾下的ACE公司受“马什”事件拖累,声誉大打折扣。《华尔街日报》最近的一篇报道直陈“百慕大保险商利用保险经纪商纽带关系大发横财”。

        2004年11月24日,美国国际集团穴AIG雪表示同意缴纳1.26亿美元罚款,与SEC和司法部达成和解,并接受监管当局对他们涉嫌销售特殊保单、粉饰客户资产负债表的独立审查。这令华尔街投资者稍稍宽了心。美国国际集团董事长莫里斯·格林伯格称:这一协议也保障了AIG的股东、客户和雇员的利益。罚款虽不严厉,却令老格林伯格面子上下不来。实际上,倔强的莫里斯·格林伯格在2004年6月时拒绝监管部门对美国国际集团实行独立的审计调查,导致谈判破裂,监管部门对美国国际集团的罚款也很快从原来议定的6000万美元上涨至目前的8000万美元。

        遭遇斯皮策,确实是格林伯格父子三人的不幸。斯皮策正是华尔街的“佐罗”,他就是要让金融权贵们不好过。对于美国的金融玩家来说,今年45岁的斯皮策是著名的“煞星”。斯皮策提起的经济诉讼和调查已经令一大批华尔街的高管丢了饭碗,包括花旗银行首席股票分析师、全球第五大基金普特南共同基金的CEO等等。鲜为人知的是,普特南正是马什·麦克里安公司的一个子公司。

        毕竟,格林伯格是一位父亲。“马什案”后,格林伯格父子之间虽然没有向外界表现出同仇敌忾式的感情,但毕竟上阵父子兵,作为一位父亲,格林伯格曾经公开表示关注儿子们所处的“非常罕见的境遇”。一些熟悉格林伯格家庭的人说,老格林伯格和杰弗里已经非常融洽,但和伊万的关系仍然紧张。莫里斯·格林伯格告诉别人,对于杰弗里从马什公司辞职,他感觉“糟透了”。言谈间还透露出,老格林伯格感觉杰弗里现在的处境自己多多少少应该负点责任。最近,他对一位私交承认,对强迫杰弗里和伊万进美国国际集团感到后悔,那时他试图将两个儿子塑造成自己的翻版。

        开拓和经营世界首屈一指的保险帝国,莫里斯·格林伯格作为保险界成功商人的荣耀无人能敌。不过,多年来父子失和的遗憾,儿子们在事业上遭遇的坎坷,晚年三人还要共同面对丑闻的困扰,这一切又能否用事业的荣耀代替或抚平呢?个中酸甜,恐怕只有老格林伯格自己心里知道了。 (经参)
打印
  商会通知 更多   
市工商联、总商会办公地址变更
因工作需要,市工商联(总商会)办公地址已由原总商会大厦6楼迁入温岭市行政中心14楼(东),联系电话和传真不变。  [详细]

2019年部分节假日安排
国务院办公厅关于2019年部分节假日安排的通知 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国务院各部委、各直属机构:经国务院批准,现将2019年  [详细]
网站链接  
百度
商会网站 更多  

全国工商联
浙江省工商联
温岭市鞋革业商会
温岭市石雕商会
上海温岭商会
北京温岭商会
湖北省温岭商会
昆明市浙江温岭商会
济南市温岭商会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温岭商会
.
.
.
.
.
.

会长企业 更多  

浙江美机缝纫机有限公司
浙商证券温岭营业部
天颂建设集团有限公司
浙江民泰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
钱江集团有限公司
浙江假日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
台州市林家一酒店
台州北平机床有限公司
浙江鱼童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
浙江格凌实业有限公司
浙江飞越机电有限公司
浙江南洋经中新材料有限公司
温岭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
浙江卓凌鞋业有限公司
浙江合兴船业有限公司
浙江瑞丰五福气动工具有限公司
浙江钱江摩托股份有限公司
浙江中马传动股份有限公司
爱仕达集团有限公司
利欧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浙江跃岭股份有限公司
新界泵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浙江大元泵业股份有限公司
浙江东音泵业股份有限公司
台州富岭塑胶有限公司

商会视听 更多
版权所有    温岭市工商业联合会(温岭市总商会)
地址1:浙江省温岭市行政中心14楼(东)    地址2:浙江省温岭市横湖中路159号总商会大厦6楼   邮编:317500
(浙ICP备11024193号-1 公安机关备案号33108102000501)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